咪唑啉衍生物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咪唑啉衍生物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北京蓝持久战APEC蓝加速华北发展模式调整

发布时间:2019-09-29 04:18:00 阅读: 来源:咪唑啉衍生物厂家

“北京蓝”持久战:APEC蓝加速华北发展模式调整

金银岛首页 大宗财经 大宗国内 正文 “北京蓝”持久战:APEC蓝加速华北发展模式调整 2014-11-25 10:15:29 来源:时代周报 评论()

分享到:

11月21日,河北唐山市郊的一家水泥厂,不时进出重卡,掀起尘埃滚滚,浓烟蔽天。“月初放了一两周的假,以前也有过限产,这次时间最长。”厂区门卫对时代周报记者说。

同一天,国家环保部发出通报:11月22–26日,京津冀中南部区域可能出现连续重度至严重污染过程,污染程度可能达到Ⅱ级(橙色)预警水平。影响地区包括北京、天津、石家庄、廊坊、唐山、保定、沧州、邯郸、邢台和衡水。

这是APEC会议结束后的第9天,唐山市的空气质量指数从此前的两位数爬升到了500。

9天以前,在国家最高一级行政力量的发动下、各级政府强有力的执行下,京津冀及周边地区进行了一场釜底抽薪式的空气质量保卫战。

11月15日的北京市常务会议上,市长王安顺提出,要深入总结APEC会议期间空气质量保障成功经验,把握规律,以更大决心,提高大气污染防治水平,把“APEC蓝”真正变成永久的“北京蓝”。

能源专家陶光远将“APEC蓝”幽默地称为“APEC最宝贵的遗产”。“你不能说那几天是偶然,11月8–11日的气象条件是很糟糕的,但也没有污染。这次相当于做了次测试,知道是谁在污染,现在大家坚定了,知道只要把它治理了,天就能变蓝。”

保卫北京空气

11月19日,河北省公布了其实施APEC会议空气质量保障期间的“成绩单”:11月1–11日,全省PM2.5、PM10、二氧化硫、二氧化氮平均浓度与去年同期相比分别下降31.1%、31.8%、38.3%和20.6%。全省优良天数平均为6天,比去年同期增加3天。

而在11月1–12日的北京,空气质量一级4天、二级7天、三级1天。PM2.5、PM10、二氧化硫、二氧化氮的浓度比去年同期分别下降55%、44%、57%和31%。

但在环保部公布的9月份空气质量相对较差的前10个城市中,京津冀有7个城市进入名单。更早前,7月份空气质量相对较差的前10个城市是唐山、邢台、石家庄、保定、济南、北京、邯郸、天津、廊坊和衡水,京津冀占了9个。

APEC的召开,以上城市成为重点布控对象。

由于属于污染重灾区,保卫战不得不从今年7月开始部署。

据官方媒体报道,7月31日,京津冀及周边地区大气污染防治协作小组办公室(以下简称协作小组办公室)主任张工、翟青共同召开协作小组办公室会议,落实细化APEC会议空气质量保障方案,国务院办公厅、国家发展改革委、工业和信息化部、财政部、环境保护部、住房城乡建设部、中国气象局、国家能源局相关司局负责人,北京、天津、河北、山西、内蒙古、山东六省区市环保厅局负责人参加了这次会议。

张工在上述会议上指出:“2014年APEC会议空气质量保障工作是继北京奥运会空气质量保障工作之后,党中央、国务院交办的又一项重大政治任务,多位中央领导同志在不同场合对APEC会议服务、运行、安全、环保等领域保障工作作出重要指示,其中空气质量保障则是重中之重。”

而企业停限产是保障空气质量的最主要手段。

从而,APEC的召开,不仅给北京市的学生、公务员、国有企业员工送去了六天的假期,在上述六省市,工业企业则迎来了大规模限产甚至停产。

雷霆之举

在离北京一两百公里的工厂林立的唐山,不少工人度过了一个更长的假期—时代周报从唐山市环保局了解到,从11月1–5日,唐山市按照主要污染物减排30%以上的要求,对相关工业企业执行了停限产计划,从6日零时开始,直到会议结束日的12日零时,减排力度加大到50%以上,钢铁、焦化、水泥、玻璃等涉及高架污染源的行业几乎全部停产。

作为六省市中包围北京的河北省,在《APEC会议河北省空气质量保障措施》中,将北京周边100公里范围内划为“一类重点控制区域”,北京周边100–200公里范围内划为“二类重点控制区域”,其余的为一般控制区域。各级政府的空气质量保障措施和停产限产计划,均按国家对六省市APEC期间主要污染物减排30%以上的要求来制定。

以河北省为例,上述文件规定,一类重点控制区域内,除火力发电企业减少排放污染物30%以外,钢铁、焦化等涉气企业全部停产;二类重点控制区域内,未完成治理设施改造和完成改造尚不能稳定达标的企业停产,达标的企业也要限产。列入2014年压减和淘汰产能的项目,会议期间一律禁止生产。

然而各地预先制定的减排措施,只是会议期间空气质量保卫战的部署之一,根据有关规定,如遇重污染天气和极端不利气象条件,按照京津冀及周边地区大气污染防治协作小组统一要求,启动应急措施。

“极端不利气象条件”不期而至,才令更高级别的应急措施得以施行。11月4日下午,京津冀及周边地区六省区市、中国环境监测总站和专家组共同跨区域视频会商了未来2天和未来7天空气质量。会商结果是,8–11日期间,北京市的气象条件极为不利于污染物扩散,空气质量可能会达到中度甚至重度污染水平,APEC空气质量保障形势将非常严峻。

从而,最高一级空气重污染应急减排措施在河北、山东的多个城市先后启动。

在唐山市早前的计划中,APEC期间,位于一类重点控制区域的玉田县的47家企业全部停产,二类重点控制区域限产企业达195家,重点控制区域停工工地22处;而6日零时启动的一级重污染天气应急减排措施,进一步加大停限产规模和力度—重点排污企业限产不低于50%,水泥粉磨站、独立轧钢企业、混凝土搅拌站全部停工,20吨以下燃煤锅炉全部停用。

“这相当于唐山市自己的一级预警的标准。我们去年制定了一个重污染天气应急响应的预案,本地区污染情况达到一定的指数后就会启动相应的预案。”唐山市环保局相关工作人员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据了解,自去年10月18日印发了《唐山市重污染天气预警应急响应预案(暂行)》,预案规定,当预测本市未来72小时将出现持续三天以上严重污染(AQI日均值大于300)天气时,发布二级预警,启动二级响应;当预测本市未来24小时将出现持续一天及以上AQI日均值达到500的极严重污染天气时,发布一级预警,启动一级响应。

一旦启动一级响应,当地将执行中小学幼儿园停课、公交免费乘车、水泥粉磨站和轧钢企业停产等应急措施。

但至APEC行动以前,唐山尚未启动过三级以上的预警和应急响应。“这次是国家层面的部署,我们必须执行。”上述人士表示。

作为一项政治任务,此次行动的监督也尤其严厉。环保部16个督导组在会议期间进驻京津冀,“死盯”重点城市和重点污染源;河北省更采用了卫星和无人机监控,在全省实时监控秸秆焚烧和烧山、烧荒行为,并安排专人值守巡查;对各县(市)区实施停产、限产的重点企业和停工工地,派驻现场监督人员,实行驻厂、驻点24小时专人负责制。

11月上旬,唐山市因此变得出奇地安静。

蓝天的成本

北京的天气,如今很有可能成为相关行业甚至整体工业运行情况的影响因子。

咨询机构瑞士信贷(CreditSuisse)在一份报告中估计,APEC期间的停工措施已经影响到了中国钢产量的1/4、水泥产量的13%、工业产出的3%,进而可能对中国11月份工业增加值增速产生一定程度的拖累。

这一损失换得的是民众对减排效果的认同。“老百姓说,过去要赶走雾霾,就得靠大风吹。但这次风没来,依靠北京、河北等五省一市大范围的提前、紧急减排,同样留住了蓝天。” 北京市环保监测中心主任张大伟说。

“发展权”与“健康权”的博弈再次因此成为话题。

“我们还没有看到有关政府部门愿意承担更大的社会成本的决心。”环保组织绿色和平气候与能源项目主任方力锋对时代周报记者说,他和同事一直跟踪观察北京市的重污染天气预警应急响应动作。

在方力锋看来,更高级别预警触发机制在设置上值得商榷,比如北京的红色预警需要预测持续三天出现严重污染才启动,这样远远不能起到预警公众和应急减排的作用。

河北省年初出台的《河北省重污染天气应急预案》,同样采取了蓝色、黄色、橙色、红色四级预警等级,但其橙色和红色预警的触发标准更高,预测持续三天出现严重污染才启动橙色预警,预测将发生1日以上空气质量指数超过500,才启动红色预警。

“触发标准高,也是因为落实能力弱的关系。”公众与环境研究中心主任马军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如果落实能力不行,自然会有意无意宽松,甚至在数据上做文章。这次减排效果这么显著,是因为把它当政治任务去执行,平时即便启动了应急预案,执行起来也会打折扣。”

据时代周报了解,河北省的重污染天气应急预案,在各地尚未完全统一的情况下固定下来,按照国家的要求,河北很可能将在年底出台一个新的统一的大气污染分级预警机制,该方案现在还在修改之中。

根据统一的预警级别标准,各市再执行各自的应急响应方案。“一般来说有一个名单,启动三级预警的时候,名单上的企业就需要执行限产措施,但是比例会比较低,随着预警等级提高,停限产的企业比例就会提高。方案由各个部门联合制定,停限产需要各个部门联动,企业名单出的时候也会征求各个部门的意见。”唐山市环保局工作人员向时代周报解释。

“应急预案应该跟日常监管结合到一起。往往一些重污染企业平时就经常超标违规排放,却得到保护,日常监管解决不了的,应急预案自然也执行不力。”马军强调。

据公开信息,自去年年底出台重污染天气预警应急响应预案,到APEC会议之前,唐山市共启动过六次黄色预警,更高级别的预警和应急响应措施始终未曾启动。

“唐山如果采取跟北京一样的标准,可能就没法搞了。钢铁、水泥、玻璃这些工厂停一次炉,可能几个礼拜都恢复不了,成本太大,这也是客观情况。”能源专家,中德可再生能源合作中心主任陶光远对时代周报表示。

华北转型之路

离唐山市区不远的半壁店村,所有民营钢厂和铁厂早已关闭,曾经的半壁店钢厂所在地已被一家物流企业使用,该企业以“半钢转型”打出的招商宣传条幅已经褪色,巨大的货栈依旧空荡荡,贴出的招商电话也无人接听。

半壁店十年前是农村工业化脱贫致富的典型,曾被评为全国十大小康村之一,而后也因污染而出名,由于近年的环保压力和行业整顿,当地钢铁及相关产业已经没落甚至消失。原来的厂区大都已作他用,新门面多以物流、机械、汽配为主,但鲜有商户入驻。

半壁店钢厂尚未拆除的公辅车间门口还有保卫留守,他告诉时代周报,工厂停工已经两年,工人们早已“各回各家”。

民营钢企被关闭的同时,国营钢企也在发展非钢产业。根据公开数据,2010年以来,唐山钢铁集团已有1.6万人告别钢铁主业,进入LED、房地产、物流等非钢产业;按照唐钢总体规划,到2015年,还将转移职工6000人,最终1.5万人留在钢铁主业、2.2万人走上非钢产业岗位。

唐山市钢铁行业整顿已历经数年,雾霾治理为其加码,据官方数据,从2013年到今年5月底,唐山市已压减炼铁炼钢产能2200万吨。而这只是河北省产业调控的一小部分。

长期以来,河北省产业结构以重化工业为主,钢铁产量全国第一,水泥产量全国第二。粗放式的经济发展造成了巨大的大气污染物排放量。从石家庄到邢台,从唐山到廊坊,环保部发布的空气质量相对较差的前10名城市中,河北长期占据了6–7个席位。

根据河北省的压钢方案,从2013–2017年底,河北省需压减炼铁产能6672万吨、粗钢产能6726万吨,这些数字约等于该省2013年产量的1/3。作为钢铁产量占全省半壁江山的唐山市,需要净压减炼铁产能2800万吨、粗钢产能4000万吨。

京津冀雾霾治理下,产能压减雷厉风行地进行。据媒体报道,去年11月和今年2月,河北省集中开展了两个批次的化解钢铁产能“周日行动”—即集中拆除钢铁企业高炉、转炉。两次行动中,共压减炼铁产能1127万吨、炼钢产能829万吨。

河北省还以廊坊市为重点开展了“环首都圈”水泥行业化解过剩产能集中行动,以石家庄市为重点开展了“环省会圈”水泥行业化解过剩产能集中行动,压减水泥产能2800多万吨。

今年7月14日,河北邢台市沙河市一次性炸毁了10座玻璃生产企业的烟囱。9月28日,华电石家庄热电厂十五、十六号机组关停拆除……

更多的行动在进行。10月10日李克强总理访问德国期间,河北省政府同德国能源署签订了一份合作备忘录,后者将给河北省政府提供治霾经验。

身为中德可再生能源合作中心主任的陶光远正投入于相关的工作中,“有十几项措施,包括各个领域的清洁能源的使用,总结起来就是三条道路:减少化石能源的使用,用可再生能源替代化石能源,清洁地使用化石能源。”

“通过这三条道路,我个人觉得3年能小见成效,5年能大见成效,5年华北地区霾天气会减少百分之七十到八十。”

“现在人们终于意识到先污染后治理是非常昂贵的一条道路。”陶光远说。

(责任编辑:JD625)

标签:北京蓝

保存 | 打印 | 关闭 相关阅读 北京蓝 图解北京“蓝天行动”之西北热电中心投运08:54 精品推荐

进口铜溢价三周内涨32%

国内铜生产商挺价 进口铜溢价三周内涨32%

据外媒消息,中国保税仓库铜库存7月份出现四个月来的首次下降,冶炼厂据称因价格无利可图而采取了限售措施...[详细]

国企改革方案随时可能出台 央企功能分类改革或成基石

中钨高新停牌静待重大事项 五矿系钨资源整合倒计时

紫金矿业抄底澳洲金矿 最大风险或来自美国加息

西安仿古石

西安饰兽厂家

西安古建筑材料品牌

西安膨胀珍珠岩制品价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