咪唑啉衍生物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咪唑啉衍生物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救亡图存之路今时

发布时间:2019-09-29 11:33:00 阅读: 来源:咪唑啉衍生物厂家

“救亡图存”之路

核心提示:“火烧赵家楼”这个名扬四海的举动到现在也没人说得清是谁第一个点火的,现场参与者各有说法,却无人领功。

本文摘自《北京晚报》2011年5月13日第83版 作者:陈铁健 原题为:“救亡图存”之路

当夜成立的干事会,20名干事中,几乎由《新潮》、《国民》两个杂志人员平分秋色,傅斯年、罗家伦、段锡朋、许德珩、方豪、康白情均在其中。

《新潮》社推罗家伦执笔起草游行示威宣言:

“现在日本在万国和会要求并吞青岛,管理山东一切权利,就要成功了!他们的外交大胜利了,我们的外交大失败了!山东大势一去,就是破坏中国的领土。中国的领土破坏,中国就要亡了!所以我们学界今天排队到各公使馆去,要求各国出来维持公理。务望全国农工商各界一律起来,设法开国民大会:外争国权,内除国贼。中国存亡,在此一举。今与全国同胞立下两个信条道:

“一、中国的土地可以征服而不可以断送!

“二、中国的人民可以杀戮而不可以低头!

“国亡了,同胞们起来呀!”

《国民》社推许德珩以文言文写了一篇宣言,言词更为激烈:

“‘不独立,毋宁死。’夫至于国家存亡,土地割裂,问题吃紧之时,而其民犹不能下一大决心,作最后之愤救者,则是二十世纪之贱种,无可语于人类者矣。我同胞有不忍于奴隶牛马之痛苦,极欲奔救者乎?则开国民大会,露天演讲,通电坚持,为今日之要着。至有甘心卖国,肆意通奸者,则最后之对付,手枪炸弹是赖矣。危机一发,幸共图之!”

文言宣言没有印刷,白话文宣言印了2万份,第二天游行时散发出去。

5月4日近午,北大一千学生列队准备前往天安门,教育部派员赶到劝阻,蔡元培校长也在校门阻拦。张国焘与几名同学上前把蔡元培拥走,说“校长事先本不知道,现在不必再管,请校长回办公室去吧。”

下午一时许,十三所学校的三千学生,在天安门前两个华表之间召开大会,发表演说,高喊救国口号。随后列队前往东交民巷,向美、英、法、意公使馆。公使不在班上,罗家伦、段锡朋、傅斯年、张国焘等代表学生将说帖留交使馆。

学生想借道穿越使馆区游行,被拒受阻两小时。学生大受刺激,于是列队直扑东单赵家楼二号曹汝霖家。学生冲入曹宅,痛打章宗祥,放火烧屋,并在院内与警察发生一些冲突。此时,奉命“文明对待”的警察对学生态度相当温和,直到步军统领李长泰率军队前来镇压,警察才鸣笛放枪示警。结果32名学生被捕。原拘步军统领牢内,简陋恶劣,备受虐待。第二天转送警厅拘押。警察乃新政产物,略有民主法治观念。警察总监吴炳湘到场抚慰,囚室较宽敞,允许交谈、看报、通信、探视,伙食按警厅科员标准,分桌就食。被捕的许德珩在步军统领狱中以诗明志:

为雪心头恨,而今作楚囚;

被拘三十二,无一怕杀头。

5月4日学生的爱国行动在国内外引起极大震动。全国工商界尤其是学界师生,全国的媒体几乎是一边倒地同情、支援学生,指责6月2日、3日、4日军警抓捕近二千名学生的事件,是“残暴”、“野蛮”、“专制”。北京政府,不得不在6月10日被迫批准曹汝霖、章宗祥、陆宗舆三个卖国贼“辞职”;北京政府自身也在经历着政治动荡,先是教育总长傅增湘辞职,再是内阁总理钱能训辞职,然后是总统徐世昌也要辞职。巴黎和会的中国代表,在全国和海外爱国大潮高压之下,终于未在和约上签字。以学生爱国行动为中心的五四爱国反帝运动,取得了全胜。

救亡是启蒙的最佳境界

学生爱国壮举,完全是北京的大学生,尤其是北京大学学生在启蒙觉醒了以后的自发行动。当时流行的口碑:“罢不罢看北大;北大要罢,不罢也罢;北大不罢,罢也无从罢。”五四行动中的临时主席团和行动总指挥,是学生们以民主方式即席推选出来的。至于后来有各种政治成分渗入,学生日后进入各种党派,那是另外一码事,不能把历史倒装。

五四运动就其远因而言,是中国近代种种改革、改良、革命运动的总汇合。就其近因来说,是以《新青年》为中心的新文化运动鼓吹科学、民主思潮,倡导伦理、宗教、教育、文学革命诱发的“大井喷”。五四优秀的学生领袖是新文化运动的精神结晶。质疑、重估一切价值的精神,反对愚昧专制的精神,忧国忧民的历史使命感,武装了青年学生。五四运动,实在是近代中国社会变革,尤其是新文化运动的必然延伸,救亡成为启蒙的最佳境界。

在学生运动这个伟大的课堂里,学生的独立自主精神,对社会国家的责任感,组织、办事、演说、团体生活能力,求知向上的欲望,迅速增长。一些学生领袖成为后来学术界、教育界、政界的杰出人物,成为全社会刮目相看而各政党竞相争夺的新生力量。有识者说,五四是中国现代青年学生的“创世纪”与“成年礼”,绝不为过。

补白:“火烧赵家楼第一人”无人领功

“火烧赵家楼”这个名扬四海的举动到现在也没人说得清是谁第一个点火的,现场参与者各有说法,却无人领功。

据范云在1957年《人民日报》发表的《五四那天》记载:“有人在汽车房找到一桶汽油,大家喊着‘烧掉这个贼窝’。汽油泼在小火炉上,当时火就烧起来了。”高校学生张石礁自称:“亲眼看到北京高师一学生用煤油把房子点着了,我还添了一把火,赵家楼顿时火起……至今仍有不少人误把匡互生说成是烧国贼的放火者,这应该加以更正,真正的放火者为俞劲。我们不能改写历史。”

可俞劲本人,上世纪70年代末撰写《对火烧赵家楼的一点回忆》时,却将此光荣归诸于匡互生。匡互生呢?本人未置可否。1925年他写作《五四运动纪实》时,只提到学生放火是“以泄一时的忿怒”,而没说是谁点的火。

1957年《近代史资料》重刊《五四运动纪实》时,老同学周为群所作补充材料,确认曹宅火系匡互生所点。他写到:“学生群众走进曹宅,先要找卖国贼论理,遍找不到,匡互生遂取出预先携带的火柴,决定放火。事为段锡朋所发现,阻止匡互生说:‘我负不了责任!’匡互生依然回答:‘谁要你负责任,你也确实负不了责任。’结果仍旧放了火。”

歌妓加入抵制日货行列

五四运动爆发后,抵制日货立即成为爱国学生的自然行动。5月7日晚,北京高师学生会议评部召开会议,建议成立北京各界抵制日货联合委员,宣传抵制日货,即:不买日本货、不用日本货、不卖日本货。5月9日,清华大学学生在校内体育馆举行“国耻纪念会”,会后,在大操场焚烧了校内的日货,这也是五四运动中见诸史料最早的焚烧日货行为。

当时的各种演讲和传单中,抵制日货是最常见的内容。商界受学潮影响召开会议决定不再售卖日货。据当时记载:“各店运日货者,一律停止。而东洋店铺,早已无人过问。且效学界所为,关于东洋草帽等物,或扯碎、或焚毁者,已不一而足。连日东洋货价忽跌落,而吾商人不为利诱,抵制如故。”

抵制日货的风潮自北京迅速蔓延至全国许多城市,一向重利的上海抵制之风更甚于北京。就连上海花界的歌妓也加入抵制日货的行列里。据记载,林黛玉、笑意、艳情等数十名歌妓在国耻日停止歌宴一天,并在各家门首粘贴“五月九日国耻”字样,且互相劝告,以后要购用国货,以免权益外溢。又有一位名妙莲的妓女,除以五十元捐助国民大会外,还撰写敬告花界同胞书,分发给各妓院,劝告全国花界同胞,各本良心,尽国民应尽之天职。

文昌2018年中国工程机械属具行业分析报告

旁通阀太原草莓大棚管报价

冲卡机天车工虚拟仿真实训系统值的信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