咪唑啉衍生物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咪唑啉衍生物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满城尽是鸭脑壳让鸭脑壳飞创始人欲维权重庆新闻资讯生活dd-【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8 23:17:41 阅读: 来源:咪唑啉衍生物厂家

满城尽是“鸭脑壳” “让鸭脑壳飞”创始人欲维权 - 重庆新闻 - 资讯生活

“感觉重庆的江湖菜已经要被各种鸭脑壳包围了。”前日晚上,一位重庆网友在朋友圈里发出了一张啃着鸭脑壳的照片。柴火鸡的热潮还未完全退去,我市最近又掀起了“鸭脑壳飞”热,各种以“鸭脑壳飞”为名的餐饮店出现在大街小巷,让人眼花缭乱。然而,“鸭脑壳”创始人却不干了。昨日,“让鸭脑壳飞”创始人即老板陈百川表示,自己已成功注册“让鸭脑壳飞”商标,预计4月拿到国家商标局下发的商标注册证书后,将于5月正式启动商标维权行动。

“让鸭脑壳飞”要维权

忽如一夜春风来,满城都是“鸭脑壳”。住在大渡口区的“资深吃货”施杰就发现,今年不少地方又冒出了不同的“鸭脑壳飞”。

在施杰们看来,鸭脑壳与之前火爆的柴火鸡一样,是一个江湖菜的品类,并不是品牌。但是很多人都不知道,“让鸭脑壳飞”其实是一个注册商标。其创始人即老板陈百川昨日向商报记者表示,“现在‘鸭脑壳’飞得太多,冲淡了我们的品牌形象,很多人都不知道我们才是创始人。所以,我们必须启动维权。”

陈百川介绍,由于看好江湖菜特色餐饮,他与几个合伙人几年前就开始策划推出“让鸭脑壳飞”的餐饮特色品牌,即以各种做法的鸭脑壳为主推品,再配以鸭翅、耗儿鱼、兔头等菜品。2014年3月,精心准备的第一家店在重庆亮相,当时一下子就火了。

“为了迅速打开市场,我们当时采用了‘联营扩张’。”陈百川介绍,即团队出技术、管理,合伙人出资金,双方持有店铺股份的联营方式,这种方式使得“鸭脑壳”在极短的时间内迅速铺满了川渝两地。

据统计,在过去一年里,“让鸭脑壳飞”在川渝两地已开起了80余家门店。然而,让陈百川始料不及的是,各种“山寨”店也如雨后春笋般开始遍地开花。

陈百川认为,自己的团队花费了大量的时间、精力以及金钱,然而模仿者们却轻易地打破了其好不容易树立的品牌形象和口碑。他还透露,其股东早在2013年6月就向国家工商局提交了商标注册申请,目前已注册成功,只等拿到国家商标局的商标注册证书后,将委托律师于今年5月启动商标维权。

消费者分不清“鸭脑壳”

昨日,施杰带记者来到大渡口步行街附近,只见相距不到一千米的距离就有两家不同的“鸭脑壳飞”,一家叫“让鸭脑壳飞”、另一家则叫“嘿!我让鸭脑壳飞”。

施杰告诉商报记者,“我也不知谁是正宗的,两家我都吃过,菜品几乎都差不多。”

商报记者随即在团购导航网站中以“鸭脑壳”为关键词进行搜索,结果显示出了11家不同的“鸭脑壳飞”店家团购信息。记者还走访市场了解到,我市不同的区域还隐藏着各种稀奇古怪的“鸭脑壳飞”,包括“嘿!让鸭脑壳飞”、“我让鸭脑壳飞”、“婆婆客让鸭脑壳飞”、“让鸭脑壳满城飞”、“满街飞鸭脑壳”、“疯狂让鸭脑壳飞”……

随后,商报记者采访了多位消费者。在大坪上班的刘女士正在某家“鸭脑壳飞”店中消费,她表示,餐饮业总是跟风严重,“让鸭脑壳飞”朗朗上口,能吸引消费者。“但就怕像柴火鸡,只是流于形式,最终开不了多久就会垮掉。”

市民丁先生则直接表示,满街都在飞“鸭脑壳”,感觉每家都像山寨。

品牌维权是不是炒作?

在市场一片火爆的背景下,“让鸭脑壳飞”提出维权是不是炒作?他又是否具备维权资格?

昨日,重庆西南商标事务所拓展部经理吴赵龙告诉商报记者,通过查询工商系统,“让鸭脑壳飞”商标的确于2013年6月提交了申请,2014年10月,该商标注册成功,商标所有人为冯全。冯全也向商报记者证实,他确实是陈百川的合伙人。

吴赵龙表示,从法律程序上看,虽然陈百川等人还未拿到国家商标局的商标注册证书,但已可以行使维权权利,国家商标局的商标注册证书主要就是提供维权证件的作用。

不过,昨日商报记者采访其他品牌“鸭脑壳飞”时,部分老板也称,自己的品牌已申请注册商标,正处于预审期。

吴赵龙介绍,申请注册商标有两个途径,其一为委托中介代办。其二则是前往北京到工商总局亲自办理。从我市的情况来看,大多是由中介代办。一般情况下,中介会对个人或公司要求注册的商标,经过初期预审,一般雷同商标均过不了中介预审。

重庆工商大学MBA特聘教授姜维则表示,细数国内国际上的商标案,大多都呈现出复杂、耗时长的特性。比如,去年我市“老麻抄手”之争,历时一年才落下帷幕。他也表示,陈百川即将启动的维权行为,不管最终成败,确实也能树立自己在市场上的品牌优势。至于其动机是否为炒作性维权,目前暂时无法判断。但这一举动对于规范市场行为、树立合法竞争,都是百利而无一害。

特色餐饮为何容易跟风?

为何我市又一股风似地刮起了“鸭脑壳飞”热?“投资少、回报快是主要原因。”昨日,我市餐饮研究人士许齐介绍,江湖菜源自市井,并不像经典川渝菜系讲究精致的烹饪技术和摆盘,它的制作更随意。而且在贴近市民家常口味的同时,也使得它的制作工艺更容易被复制、抄袭。

“另外,开一家江湖菜馆,并不需要华丽的装修,一般只需要投入几十万,就可拥有一家约400平方米的店铺。”许齐表示,收回成本也很快,一般受市民追捧而火爆起来的店铺,能在一年内收回成本。而普通餐饮店一般需要花两年左右时间。

许齐这一说法得到了市场的证实。昨日,经营某品牌“鸭脑壳飞”的相关负责人表示,其400平方米的空港店,在餐饮旺季时月营业额可达100万,预计能在8个月内收回成本。

陈百川也表示,“让鸭脑壳飞”去年3月开业的首家门店,前期转让费加上租金共花费成本80万元,半年内就已收回成本。另外,他还无奈地表示,目前部分其他相似品牌的老板,正是其公司员工辞职后单干的。

商报记者梳理发现,几年前红遍全国的小肥羊、数年前我市风靡的泉水鸡、以及去年余温尚在的柴火鸡,均呈现出易复制、投资少、回报快的特性。

餐饮行业创新不足缺“滋味”

来自市统计局的数据显示,2014年,大众消费、特色餐饮经营良好,如和之吉、小八仙、菜香源餐费收入合计增长12.4%,比上年明显好转。但部分大型酒店的餐费收入降幅有所收窄,但仍处于下降趋势,如金源酒店、天来酒店、君豪酒店餐费收入共下降5.9%。

“这组数据不仅反映了特色餐饮受到追捧,也反映了我市整个餐饮行业创新不足。”市烹饪协会副会长潘恋分析表示。近两年餐饮行业发生了巨大的变化,高端餐饮店遇冷,反而是一些大众消费、个性消费比较受欢迎。因此,就像柴火鸡一样,“鸭脑壳飞”流行起来后也引起不少人跟风。但餐饮跟风竞争的后果是,市场空间越来越小,一般这类跟风餐饮生存周期都较短,如果初创餐企未能独树一帜,形成核心竞争力,也可能被淹没在扎堆跟风浪潮中。

记者深入调查发现,我市部分餐饮老板对创新有着抵触心理,因为创新需要投入大量的时间、精力和金钱,而一般特色餐饮门槛较低,模仿较为容易。特别是某个受青睐的新兴品牌问世后,他的扩张速度不能一下子满足迅速增加的市场需求,这就让其他模仿品牌有机可乘。

潘恋提醒,准确抓住大众心理,创新餐饮品牌和模式,已成为了当前行业的主流。像柴火鸡、鸭脑壳这种特色餐饮是当下餐饮业转型、创新的亮点。但随着竞争加剧,任何市场都有一定的饱和度,进入市场的投资者应该多一些理性,尊重市场规律。

另外,创业者和企业家们一定要不断创新,不仅是在菜品上,还可以在管理、人力资源等各方面多下功夫,这样才能让企业保持核心竞争力。

长春s型钢

长春线性稳压电源

福州棋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