咪唑啉衍生物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咪唑啉衍生物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汪墩乡未来星幼儿园园长人间蒸发

发布时间:2020-03-04 11:13:13 阅读: 来源:咪唑啉衍生物厂家

拖欠工资 赊欠商户

汪墩乡未来星幼儿园园长人间蒸发

敬老院老人几年积蓄没了,一条街商户的欠款谁来还?

都昌县汪墩乡老街未来星幼儿园的大门紧闭。

鲍园长给刘翠老师回复的信息。

1月10日,都昌县汪墩乡老街未来星幼儿园的大门紧闭,两名女老师正在大门前焦急地等待着园长归来,准备结算园长拖欠她们三个多月的工资。然而等了一上午,却还是没有见到园长鲍志斌的身影。

他从去年12月26日到现在一直都没出现过,我们打电话给他也不接,校门也是关的,应该是逃跑了大班老师刘翠说。

对于园长鲍志斌逃跑的消息,一夜之间在汪墩老街爆炸式传开,不少店主纷纷抱怨,他还欠我几百元的菜钱、幼儿园装修的1200元也没给、米、烟和酒都是从我这边赊账的,欠了400多元,他都欠了一条街。

然而,住在幼儿园后敬老院的两位七旬老人却浑然不知,他真的跑了吗?78岁的谭水金着急地问道。刘翠说,鲍园长除了拖欠店主和老师们的工资外,幼儿园旁的汪墩乡敬老院两位老人一年多才攒下的几百元治疗费也被借走,至今没有归还。

据晨报记者调查,未来星幼儿园学生近70人,分为大、中、小三个班,学校有3名老师,2名司机和1名厨师,60多位学生,学费除了校车接送的学生600元/学期外,其他学生都是450元/学期。而这些费用究竟被花到什么地方,幼儿园的老师也毫不知情,学校没经过教育局批准,除了买书本的钱,其他的钱肯定是进了他的口袋。

而对于这一说法,晨报记者找到鲍志斌的父亲鲍秋林。鲍秋林介绍,儿子是否逃跑他也不清楚,打电话他也不接。而都昌县教育局表示,老师和职工的工资需要找当地政府协助处理,因为都昌有太多幼儿园没有进行审批,他们也无可奈何。

1园长逃跑,老师讨薪无门

未来星幼儿园是一座二层楼的老屋,墙壁上偌大的裂痕异常显眼,虽然大门关闭着,但透过围墙还能清晰地看见参差不齐的座椅。

2011年12月26日,鲍园长在早课之后离开了学校。直到下午放学时,鲍园长拨通了一位司机的电话,你帮我接一趟学生,我去银行取钱,把工资结给你。

司机急急忙忙地开着面包车来到幼儿园,将学生们送往各个村庄。送完学生后,司机却再也没有打通园长的电话。

当晚,鲍园长又联系了幼儿园的一位老师,叫其给学生家属打个电话,解释下午学生私自回家的事情,他没跟我说第二天不上课的事。

刘翠是未来星幼儿园大班老师,2011年9月初被鲍园长请来教课,双方约定每月工资1000元。

12月27日早上,刘翠像往常一样前往学校上课,还没到幼儿园她就听到一个消息,家长说幼儿园的门都没开,园长跑了。刘翠急忙联系鲍园长,但电话一直无人接听。于是,刘翠发了一条短信给鲍园长,鲍园长也回复了信息,我绝不会少她们一分钱的,我就算再没有钱,我借高利贷,也会把钱给你们。

他每次都是以各种理由搪塞我,欠我3500元一分钱都没有给。刘翠说,幼儿园的员工除了一位司机拿到1000元外,其他人都是一分钱也没拿到。

鲍园长突然消失,是另有隐情?刘翠说,鲍园长走前没有任何不对劲的地方,而且也没有跟她们打招呼。不过对于园长的为人,一些人表示他说话很大方,人不是很踏实,经常去老街那边打牌。

春节将至,辛辛苦苦几个月,却一分钱都没拿到,着急的刘翠找来小班的周秀英老师商议,两人决定前往都昌县教育局,不过,教育局的回复让两人失望至极,教育局的工作人员说管不了,不归他们管。

求助无果,两人只好经常前往幼儿园。但时间一天天过去,她们始终没有见到鲍院长归来。

小班的周秀英老师告诉晨报记者,不光是老师们没有拿到工资,鲍园长还欠汪墩老街许多商店的钱,菜米油盐都是赊账的,还有敬老院两位老人养老的钱也被他借走了。

2七旬老人攒下积蓄,有借无还

未来星幼儿园的后门与汪墩乡敬老院仅一墙之隔,而敬老院里面居住的都是一些五保、无儿无女的高龄老人,每月除了吃住,还有40元的零花钱,但老人积攒的几百元却被鲍园长借走。

刘院长说,鲍园长是新妙鲍家人,以前并不相识,但幼儿园开学后,他经常去幼儿园旁的敬老院玩,聊聊天大家都熟悉了,他父亲在高垅小学教书,所以大家也没什么戒心。

78岁的谭水金在敬老院住了六年,由于年事已高,听力不是很好,走起路来很吃力,说话时双手颤抖不停。谭水金告诉晨报记者,从进敬老院到去年一共攒下了500元生活费,2011年10月份,鲍园长找到他,借走了他所有积蓄,他说借几天就会还给我。老人一边用手比划,一边追问着鲍园长的情况。付书棋也是敬老院的一位老人,被借走600元。

当两位老师将情况告知老人们时,老人还是无法相信这个事实,我和他父亲是同学,借钱时也没想太多。付书棋一脸茫然地看着记者,现在人消失了,他也不知道怎么要回这借出去的几百元钱。

3赊账一条街未结清,借故拖延

冬季的汪墩乡老街很冷清,生意并不景气,沿路走来也没见到多少顾客选购商品,不少闲暇的店主围在一起打起了麻将。

从店主们的口中得知,因为开办学校,鲍园长在老街的口风还不错,大家都相信他,因为他爸爸是老师。

油、米等都是从我这买的,欠了800多元。一便民店的老板说,不只是他一家,这一条街的店都被鲍园长赊遍了。

鲍园长都已经两三个礼拜没来了,以前喜欢在对面店里看打牌。卖装修材料的老板说,未来星幼儿园装修的材料都是从他店里赊的,一共1300元,期间找过多次,但都是以各种借口拖延。

诚信超市的位置位于老街的街尾,距离幼儿园近1里远。一包极品金圣、一箱啤酒加起来是498元,之前还了50元,还欠448元。在超市里,老板娘毛小英激动地拿出记账的小本子,指着鲍园长欠下的几百元。

我知道他(鲍志斌)家,如果真跑了,我就去他家要钱。老板说,鲍园长的家在新妙鲍家,他父亲在高垅小学教书。

在采访中,有村民告诉晨报,包括老师的工资,鲍园长大概欠了1万多元钱,基本上老街每个店都赊过账。

4父亲倒贴4万帮买校车,难收残局

鲍志斌今年30岁还不到,中学毕业后,一直跟着别人外出打工谋生,开办学校也是他第一次创业。打工期间鲍志斌认识了一位女孩,之后两人育有一小孩,不过,因为脾气不好,妻子也离开了他。

他看别人办学校办得很好,才有了这个想法。对于儿子的想法,父亲鲍秋林一直持反对态度,但后来因为校车安全事故频发,他才帮儿子买了一辆面包车作为校车。

鲍秋林说,儿子脾气很暴躁,喜欢顶嘴,说话爱吹牛,除了有事会跟家里联系外,其他时间基本不打电话回家,我本来不想给他买车,但已经上了路,不买外面的人又会说三道四,只好拿了四万元左右买了一辆车。

鲍志斌消失一事鲍秋林其实早已知道,但为什么会消失,他也说不上来,我打电话给他也不接。鲍秋林告诉晨报记者,最后一次跟儿子通话是派出所叫他去协助调查,于是,他急忙给儿子打了一个电话,但儿子却叫他不要去,他说他的事不要我操心。

鲍园长消失后,作为父亲的鲍秋林被很多欠债人找过,他都成年了,我不可能替他还债。鲍秋林坦然地说,幼儿园收的学费都是儿子拿了,外面欠的钱他也管不了。

5幼儿园当成生意做,未批先办

都昌县总人口81.5万人,民办幼儿园300多所,而获得审批的仅90所,很多人把开幼儿园当生意来做。都昌县教育局协助分管幼教的副局长刘绪庆说。

如此之多未经审批的幼儿园如何能正常开办?刘绪庆说,政府经济投入很少,很多民办幼儿园很难达到要求,包括校舍、资金、办学条件等都是有规定的,但是幼儿园有市场需求,你不办,他的小鬼(小孩)放到哪里呢?所以我们不会批准,也不会挤兑。

刘绪庆告诉晨报记者,未经审批的幼儿园应该由当地政府管理,现在未来星幼儿园园长跑了,拖欠的工资只能按照司法程序追讨,或是通过当地政府协调,不过,昨天汪墩乡政府打电话来,说是鲍园长被大树派出所抓到了。

当天上午,晨报记者询问了大树派出所民警,不过他们表示,并没有抓到鲍志斌。

1月13日上午,晨报记者接到未来星幼儿园刘翠老师的电话,称几位老师和员工的工资已经领到,是新妙中学校长给的,一共14500元。但对于老街店面的赊账的钱是否付清,刘翠表示,并不知情。(记者 汪良红 吴翔 文/摄)

德州制作西服

潍坊定制西装

内蒙古制做劳保工服

泰安工作服制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