咪唑啉衍生物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咪唑啉衍生物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高希均中国应向开放之国迈进

发布时间:2021-01-21 16:18:48 阅读: 来源:咪唑啉衍生物厂家

高希均:中国应向开放之国迈进

6月21日, 2013年度第11届华人企业领袖(上海)峰会在上海举办,东方财富网图文直播。远见·天下文化事业群董事长高希均在会上发表了“从三位佛里漫谈大趋势—What we have learned from milton,benjamin,thomas friedmans》”的开幕演讲言。高希均在发这中表示:中国梦就像我们昨天晚上在黄浦江上讲的,是一个开放之国,中国要不断地走向开放之国。  以下为文字实录:  高希均:大会主席,杨董事长,以及在座的领导和贵宾!每一次回到上海,每一次在上海参加由远见杂志,以及其他一些合作单位,心情特别亲切跟激动。  人的一生还能有这么多巧合,我一半的时间是在大陆,特别在上海度过。另外一半时间在台湾度过,那就是前23年。我很激动的说,我要跟大家用上海话做演讲,我可以,但是我怕大部分人听不懂,所以我还只能够拿普通话。  后来,23年之后,有将近40年的时间在美国教书,然后又回到了东方,以台湾作为我一个新家的基地,以那出发,由于最近几年的直航,从台北到上海何其的近,90分钟,比从台北坐高铁到高雄还要近。 回到我的家乡南京也是需要90分钟。当台北跟南京直航的时候,我有一次到南京大学演讲,第二次报纸就说,60年回国,90分钟的航程,所以世界之大,或者说世界之快是同时发生的。因为时间只有30分钟,不是3个小时,所以我很快的进入这个主题。  本来我们这个会议在5月10号,刚才杨总给我们大家报告了。因为我们禽流感的关系,有一些专家学者特别从海外跟台北来,也许有一些顾虑,我们就说这样子,当我们深情,因为鸡开始,如果能活鸡能够上市的那一天,就是我们恢复开会的那一天。我们跟市政府商量,今天开会,今天市场上活鸡上市了。这个就是远见。  同一个时间9点钟,台湾海基会也在商讨签订新的协定。那就是说,世界不仅是在变,而且是变得很快,而且变得越来越密切。这就是今天我跟大家分享的这个大趋势。  大趋势是宏观的,昨天袁岳在船上就强调微观。什么叫宏观,宏观有一个很好的解释,这个解释不是经济学的解释,是心灵大师在今年二月下旬在北京见到习近平先生的时候,大师送给他一个字,上面有4个字送给习近平先生,上面说“登高望远”。那就是宏观。  后来我跟大师,我对您那四个字特别欣赏,里面既有高,又有远。登高望远,这就是宏观。  今年6月7号跟8号,我们中国的领导人跟美国的总统见面两天,将近9个小时,他们谈的也是宏观的问题。这个宏观的问题标题很关键的,我们怎么样来找到两个大国之间的关系。这是何等的重要。两个大国何以相处,何以协商,何以避免冲突。  为什么中国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可以提出这么个题目,两个数字,说明这个背景。  一、我们常常拿一个国家的GDP来表现它的经济的力量,当然,中国今天是全世界是第二大经济体,也就是说,我们GDP是近似于美国,而超越日本等等。  二、中国一向是穷的国家,台湾一向是穷的社会。但是经过我们的努力奋斗,特别是外汇,特别是外销我们有很多顺差,这个顺差的钱台湾也好,大陆也好,都把它放在美国。所以这个数字是变成了美国人,如果你买美国的国债,美国的政府变成债主,而中国政府就变成了债权人。  今天美国政府借钱最多的是在中国人借的,向中国政府借的。当我们变成最大债权人的时候,你当然是充满自信,当然也充满了骄傲。  我们听过这句话好几次,太平洋两岸,这么广可以容纳两个大国,你也可以看到奥巴马,经过精心的设计,上面刻的英文字美国总统送给中国的总统习近平的纪念礼,这个大小恰到好处,可以两个人坐在一起。  这个情况使我想到上联和下联,上联是太平洋够宽,两个大国可以再浮再沉,红山椅再长,两个领袖可以平起平坐。如果谈中国梦,这个就是中国梦在国际上的实现,那就是中国的领袖跟世界另外一个强国的领袖是平气而平坐的。当美国的第一夫人米歇尔出现的时候,当时大家看到新闻,包括我在内,觉得有点“美中不足”因为米切尔第一夫人有出现。我相信美国绝对不会犯外交上的失误,经过他们精心的设计,既要这两位男性领导人,让他们轻松非正式的、坦率地谈他们要谈的事情。换另外一个场景,这边是两个领导人在讲话。这边是两位夫人在这里,所有的焦点允许我说,不会再在两个领袖,而是再两个夫人,这就失去他们交谈的意义。让两个领导人能够平起平坐。我相信两个夫人一定有更多消息,我相信每天在打电话给我们的第一夫人,两个人讲话,两个人交谈。  如果今天美国这么的厉害,每个人通电话的话,如果我们东方,如果我们中国,我们台湾有这么高本领的话,也应该想办法把他们谈话告诉我们一下。  现在我们进入今天真正的主题,三个趋势。  我们的GDP第一,我们外汇超过三条。  让我讲讲台湾,尽管我们在台湾,因为它相当开放、民主、自由、平等,从媒体上看到的台湾跟真实的台湾有很大的差距,这个也就是民主政治所带来的欺骗的现象,今天台湾被媒体的描述也是如此。  但是我讲两个总体素质,给大家另外一个感觉。  一个很重要的题目是在去年年底的时候,依康那做了一个问卷和调查,2013年哪一个国家所出生的孩子是被认为全世界最命运的孩子。它有40个国家的排名,当然根据这些国家安全、教育、环保、空气做一些总体指标。  我自己作为一个经济学家,一看到排名40,常常自动猜想,或者预判这个排名大概哪些应该在最前面,哪些应当在后面。  头三个国家你们也可以猜到是北欧的国家加上澳大利亚。如果是今年在那里出生的孩子的话,是全世界最命运的。好了,我最关心的当然是台湾以及中国“四小龙”,以及传统的五强,美国、英国、法国、德国、日本,一看之后热血沸腾。  台湾是所有刚才国家里面是最最领先的。如果你2013在台湾出生的话,你是最命运的。超过美国跟德国,它们排名第16名,台湾排名第15。如果你生在日本的话,第25名,你在法国第26名,你在英国第27名,我不好意思讲了,在中国第几名,第49名。  所以比推上海跟台北,大家可以考虑到台北去,因为那是第14名。如果您今年生在台湾的话,小孩子是相对命运。  第一个数字大家也很熟悉,台湾人均所得按照大概两万1千美金,全世界200个国家里面大概排名在25名到30名之间,没有什么太突出,OK,过得去,中上的一个收入国家。  可是台湾的物价除了台北市放假感觉上特别高之外,所以感觉是特别稳定,相当的便宜的。经过世界银行跟IMF调整算真实的购买力的话,台湾的每个人所得不是2万1千美金是4万5千美金。  而相反传统那5个国家、德国、法国、日本、英国等等,他们物价很高,不可思议。它们物价经过调整之后,它们本来将近4万5千,5万的名目GNP,到了3万7千500。所有这些都是英国的调查公司做的,大家都可以看数据,全世界都可以看到。如果你今天在台湾只有2万1,实际上是4万5。如果你生在台北的话,你比他们那些国家命运。一般的老百姓,我的收入是高不了德国、法国、日本,今天走在街上你可以抬头挺胸。当然我想到我出生的时候在南京,第二年是南京大屠杀,中日的战争,内战经过几乎30年我们中国社会的落后贫穷,家破人亡,而今天站起来了。今天站起来不是靠我们在侵略人家,我们在占领人家的土地,是靠我们经济的力量。  所以,没有一件事情比经济来得更重要。  犹太人今天在全世界很多领域都十分接受的。第一个要讲的是芝加哥大学的经济学家讲的。  第二个是哈佛大学的教授。  第三个是《纽约时报》的着名评论家。  第一位芝加哥大学的教授,他是20世纪已经过世了,最有影响力提倡市场经济。他一生最佩服一位就是经济学的鼻祖亚当史密斯,因为经济学这本书成为一个学科,就是《国富论》。国富论是短的,如果原文念出来就更能了解它的真意。它是探讨一个国家财富产生的本质跟原因。这本书一辈子受益,它有很多很多深的理论不能讲,它有很多一般的话,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也是他提倡的,那个时候我只是刚到台湾大学教书,把英文翻到中文,那是30年以前的事了,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他不断强调市场力量是最关键的力量,如果今天我们很坦率地说,中国那么的进步,有那么的成长,那么的建设,可是我想中国的官员,包括新的领导人一定说,我们有很多问题,我们问题之一就是贪腐。当然有很多方法,你枪毙、你审查,阳光法案当然都是,关键是要减少政府的权利,怎么样减少,相信民间的力量,相信民间的企业,减少每一件事情你都要审查,你都要管治。所以市场力量是最好一个中性的力量,一方面减少政府贪腐的可能,减少滥用职权的可能。  第二哈佛的这位教授,他讲了很重要的一句话,他有一本书《经济成长道德的效果》。经济成长道德就衰退了,那个只是表面的,不够精准的解释。他真正的解释是只有经济成长,才能使这个社会有各方面的进步,社会的流动,教育的普及,环保的助力,社会的改善,犯罪的减少,一定要经济成长。今天我们发生这样的问题,不是因为财富太多,而是财富分配不理想。财富分配不理想是共产主义看家本领,分配分配,但是一定要创造创造,才能够分配。过去中国的贫穷是因为太穷,所以要革命。今天中国不穷,可是分配出了一些问题。那靠什么方法,就是靠市场的力量,就靠加税,企业的精神,统一心,以及我们一些宗教的力量。拿这些方法不是减少财富,不是反对财富的增加,而是不断地鼓励财富的增加,这个过程当中税应当增加,福利也可以增加,但是企业家要尽责任,宗教发生力量,这些加在一起才能产生和接近今天北欧的国家。  第三个他是全世界提倡有序发展,提倡能源,提倡绿色革命的这个观点的人。他常常到中国来,他说“我们怎么样要把红色的中国变成一个绿色中国”。他也讲了一句话,他说今天的美国西欧社会,如果能够变成一天的中国,那么这些国家效率就会增加。因为在那一些议会政治,在那些语言情况之下,所有的公共政策都瘫痪,台湾也是如此,为什么?民主政策带来极端的一个对立的政党,极端地分裂的舆论,极端地分裂的老百姓的看法,民主是有代价的,民主是我们向往,可是今天西欧社会、美国社会,台湾都非常非常受其害。让这些国家变成“中国的一天”,通过这些法案,第二天恢复到本来的机制。  这三个,我简单说一下话,芝加哥那个提醒我们千万不要低谷市场的力量。哈佛那个一个国家还要尽一切的力量发展经济,你的分配是逐渐走向公平。第三个就谈到有序发展。  两个月以前我在香港有一个机会在演讲,媒体就问我,谈到“中国梦”。我不仅有中国梦,我也有香港梦,也有台湾梦。中国梦就像我们昨天晚上在黄浦江上讲的,是一个开放之国,中国要不断地走向开放之国。我们走了一点点的路,已经带来了这么样一个成效,我们勇敢的开放的话,那中国的潜力当然是更大,中国要变成开放之国。香港资本主义太强,香港应该有更多政策参与。所以香港应该变成一个和谐之城,它现在不和谐,因为贫富太悬殊。台湾应该变成幸福之岛,因为台湾既了解民主政治,它的优点和缺点,台湾有这么多的人才,有这么多的机会,所以台湾有机会变成一个幸福之岛。和平、合作,共同追求繁荣,共同追求有序发展。谢谢大家!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