咪唑啉衍生物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咪唑啉衍生物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走出投资增长主义的误区

发布时间:2021-02-22 16:57:22 阅读: 来源:咪唑啉衍生物厂家

走出“投资增长主义”的误区

经济增长的目的显然不是GDP数字的增长,而是丰富和满足人们日益增长和多元化的生活需求,提高人们生活水准。沿着这个主线不难发现,认为中国经济无失衡,且把投资而非消费作为经济增长引擎之观点,存在论证上的逻辑断层,即以投资拉动经济增长的目的是什么,谁来消费投资增长带来的产能和产量扩展,利用后续投资对前期投资形成的产能过剩进行消化是否可持续性,经济社会资源和环境是否具有可承载和承受能力等问题。  显然,若不清楚谁来或谁能消化投资带来的产量和聚集的产能,一味强调投资拉动带来的必将是产能的累积闲置、沉淀化的库存和资本等问题资产。如若把30年来中国经济的快速发展,单纯归因于投资拉动是以偏概全的。事实上,近年来经济增长恰受益于改革开放。  尤其是中国加入WTO后,为国内产能过剩找到了外部买家,使投资拉动的经济得以维系,这在90年代中国经济增速不彰、入世后经济快速增长中不难发掘答案。而今后在全球经济复苏步履维艰,外需市场是好是坏,人口老龄化抬高劳动者和储蓄资源价格等情况下,继续把投资作为增长动力,是否还能找到新的市场消化扩展的产能,是否还有更多储蓄资源借给国外消费者消费,是否在要素资源对外高依存下,廉价获得投资所需资源?显然,答案是否定的。  同时那种认为投资带来的产能过剩,是一种因短期宏观不景气下的暂时性现象,长期看不能得出产能过剩问题,即经济发展会自动消化前期的产能过剩,无疑令人萌生紧张。我们认为,这一观点回避了两个问题:一是把现代技术进步看成是一个常量,一是把投资作为经济增长动力对产能过剩的叠加效应,进而存在两个二律悖逆问题。  其一,现代技术的更新换代和市场需求升级速率是惊人的,过去因投资带来的供给过剩,并不一定满足未来的市场需求,只要把技术看作是一个快速发展的变量,现在投资带来的过剩产能不会也不可能祈求未来市场消化。其二,在存在产能过剩下,继续以投资制造新产能过剩,不是现有过剩产能随时间逐渐地消化,而是更大产能的指数式淤积。  这种把投资而非消费看作增长动力的唯增长主义,恰在制造经济失衡和收入分配等不公。近年来国民收入愈发向政府和企业集中,贫富差距突出,正源于投资愈发重化工,安置就业人口下降,使劳动力难以分享投资拉动下的经济增长收益,导致国民收入过度向政府和企业倾斜,加剧社会贫富差距等问题。如建设型财政对公共服务资源挤占,导致政府提供的公共服务匮乏和公共服务不均等。从经济增长目的角度看,中国经济不仅失衡,且恰是经济失衡增长导致了愈发突出的贫富差距和收入分配不公。  把投资而非消费作为经济增长动力的学者,陷入哈耶克等提出的投资不足理论陷阱。即若产能过剩下继续通过投资消化旧产能并制造新产能,以促进经济快速增长和人均资本比率的上升,那么其储蓄—投资的自循环因边际效应递减而不可持续。毕竟,以投资主导的增长,必然以压缩最终消费以积累投资所需的储蓄资源为代价,以直到消费率降无可降,而消费率降无可降带来的是巨大的社会不稳定。  当前中国有效矫正失衡问题,需通过完善公权力行权边界,缓解灰色收入的大行其道,削弱权力对经济社会资源的配置功能,打破国企垄断,走出唯增长主义思路。而对收入分配不公等的善解之途,不应在初次分配中调节,只要通过打破垄断,构建和完善机会平衡、程序正义的市场机制,让市场主体在公平的起点、程序的正义中追求财富创造的效率,这会产生积极的正向激励。政府纾缓贫富差距的作用,当放置在加大民生投入,完善公共社会保障和福利体系,实现公共服务均等化,并通过开征遗产税等调节代际起点不公平。

浩宇公考

尚浩宇公考

浩宇教育怎么样

尚浩宇教育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