咪唑啉衍生物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咪唑啉衍生物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首座民企LNG加注站投建新奥能否打破垄断dd-【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10 08:28:37 阅读: 来源:咪唑啉衍生物厂家

首座民企LNG加注站投建:新奥能否打破垄断

中国页岩气网讯:舟山群岛本岛定海的东北岬角,新奥集团正计划投资47.5亿元建设国内首座民营企业LNG加注站。

“这里面向舟山北航道,东出可直接进入国际水道,从而避开拥挤的南航道。”8月初的一天,舟山市发改委副调研员杨小毛指着海图告诉记者。

此前,3月7日,国家能源局向河北省工商联副主席王玉锁旗下的新奥集团出具《关于同意浙江舟山国际航运船舶液化天然气(LNG)加注站项目开展前期工作的函》(国能油气【2013】99号,简称“99号文”),允许新奥集团可以围绕这个项目进行前期的准备工作。

99号文意味着该公司开展液化天然气进口、转口、贸易和分销业务获得国家发改委的认可,而LNG加注站,将是未来新奥集团进口LNG业务的重要支点和平台。

这是民营企业首次获准进入LNG进口领域,也是舟山转型的重要支点。新奥集团副总裁赵义峰等项目具体负责人因而四处奔波。面对千头万绪,他们丝毫不敢大意。

国家发改委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国内天然气产量为588亿立方米,增长9.0%;天然气进口量(含LNG)约合247亿立方米,增长24.6%;天然气表观消费量815亿立方米,增长13.1%。

天然气对外依存度不断上升已是不争的事实,单纯由三大石油央企垄断进口环节的格局,已很难满足国内市场的需求。“允许一些有实力、有条件的社会资本进入应是大势所趋,新奥在舟山实现突破只是(这种趋势的)一个开始。”有国家能源局官员指出。

与石油进口资质不同,LNG进口资质不但要跨越中国国内的重重审批,还需要得到资源出口国的许可。

“根据中央政府的规定,在获得‘99号文’前,新奥必须与外方签署LNG长期采购框架合同,并将这份合同提交国家能源局备案,”杨小毛说,“我看过新奥与加拿大某公司的LNG长期采购框架合同,它们的进口价格在国内市场是很有竞争力的。”

据赵义峰透露,目前这家加拿大公司已获得加拿大政府每年200万吨LNG出口配额,而此前新奥集团已获得这家公司很大比重的股权,“并拥有这家公司200万吨LNG配额100%的销售权,这是新奥集团入股的前提条件”。

相比之下,石油央企的国企身份,常常导致它们在投资油气区块权益和采购油气资源上遭遇“政治质疑”。页岩气革命后,原国家能源局局长张国宝甚至判断,中国企业从美国获取LNG是不可能的,并劝说中国企业不要在美国市场上浪费时间。

然而,“两年前新奥就曾与美国Cheniere能源公司签署了年供应150万吨LNG的框架协议,只是后来因为种种原因,这个框架协议被取消了。”有知情者向记者透露。

Cheniere能源公司是美国首个LNG出口项目——路易斯安那州Sabine Pass液化天然气终端的运营商。目前它已经与道达尔等多个LNG买家签署了长期采购协议,预计2016年后就将正式供气。

“Sabine Pass液化天然气终端尚未启动时,为了筹集项目资金,Cheniere同时与道达尔和新奥两家公司展开谈判,并且都签署了框架协议,只是道达尔的协议最后执行了,而新奥的却被取消了。”上述人士说。

但经此一役,国家能源局及浙江地方政府开始重新审视新奥集团的优势,并对舟山LNG项目有了更多期许。

据上述知情人士透露,根据规划,2016年底舟山LNG项目将卸载第一船进口LNG。舟山市政府希望新奥集团应推动舟山群岛成为辐射整个东北亚市场的LNG转口贸易中心,而不仅仅是将舟山定位在仓储码头基地。

“未来舟山LNG项目接收能力将能达到3000万吨/年,新奥应该充分发挥这种资源优势,目前它已经与舟山市大宗商品交易中心磋商合作的具体模式。”他说。

舟山突破:“一切为了降低成本”

对于新奥集团董事局主席王玉锁来说,舟山LNG项目来之不易;对其它社会资本来说,亦是如此。

上述知情人士坦言,舟山LNG项目既不在国家“十二五”规划中,更不在石油央企拟定的LNG接收站建设选址的候选名单中。“如果按照常规的审批程序,今年舟山LNG项目根本不会拿到路条(99号文),所有的筹备工作也就无从谈起。”

LNG接收站项目投资巨大,是必须由国家发改委审批核准才能启动的项目。在国家发改委受理项目审核材料前,承建企业不但要准备好项目规划等一系列文件,而且需要将这个项目提前加入国家整体战略规划中。

此前,浙江省发改委在全省规划了宁波、温州、台州和舟山四处LNG项目。但由于舟山悬于海上,在这里接收LNG,并将其与覆盖浙江全省的天然气管网连通,成本较高,因此舟山LNG项目始终未纳入国家“十二五”规划,甚至未能挤入拟定的LNG接收站建设选址的候选名单中——这意味着短期内,在舟山建LNG接收站项目基本不可能。

除了一系列国内难题外,更大的障碍在于,新奥集团若要建LNG接收站,必须首先向国家发改委提交与境外供气方签署的长期供气协议。

“这是缺乏国际采购网络的民营企业致命的短板,因此很多人并不看好新奥的努力。”上述知情者称。

2005年后,国际油价一路飙升,与其高度联动的LNG国际价格飞涨,最高时竟升至18美元/百万英热单位以上,较中海油采购澳大利亚西北大陆架LNG价格高7倍多,中国LNG采购一时陷于停滞。

“页岩气革命后,很多中国企业都认为,美国是扭转中国进口困局的机会,但中国不是自由贸易协定(FTA)缔约国,因此页岩气也未能帮助中国走出困境。”该人士表示。

然而,新奥集团却另辟蹊径,在加拿大获得了价格较为低廉的资源。

据赵义峰介绍,几年前新奥集团即在北美建立了涉足油气勘探开采和采购的团队。“为求得低成本进口,我们以不同方式介入了油气开采、管道运输、天然气液化、出口基站建设和远洋运输等环节的LNG全产业链,这其中既有入股模式,也有锁定价格模式,总之一切为了降低成本。”

对于新奥集团在北美获取天然气资源过程的细节,赵义峰及其他相关人员以商业机密为由,婉拒了记者的采访要求。

入股拥有200万吨/年出口配额的加拿大公司后,新奥集团迅速与舟山市政府接洽,谋划如何在舟山尽早启动LNG接收站项目。

“三大石油央企因为舟山地理原因(悬于海上),都未将这里纳入其接收站选址的候选名单,这就给了新奥机会;同时,它们提出了‘加注站’这个新概念,引起了相关中央政府部门的关注和兴趣,于是项目能比较快地获得通过。”一位舟山市发改委的官员说。

据了解,随着全球环保呼声的日益高涨,2011年7月,国际海事组织(IMO)海上环境保护委员会决定在《国际防止船舶污染海洋公约》(MARPOL公约)附则VI中添加新的一章,为新船制定了能源效率设计指标(EEDI)以降低国际航行船舶的二氧化碳排放量;而欧盟更进一步规定,2015年船东和船舶经营商将必须在欧洲的排放控制区域内(ECA)使用含硫量不超过0.1%的燃料。

受此影响,挪威船级社预测,至2020年全球大约有1000艘新船会安装LNG发动机,将占预期新造船的10~15%。

上述舟山市发改委官员向记者表示:“有LNG远洋轮船,就必须有给其提供燃料的LNG加注站,这正是远东航运市场的空白。舟山的区位优势和新奥先进的理念,迅速得到了国家能源局的认可,于是这个未列入规划的项目获得审核通过。”

据他透露,目前这个项目已开始了前期的准备工作,预计2016年底实现正式投产。

赵义峰则介绍道,由于远东航运市场中LNG比重还很低(几乎没有),因此舟山LNG加注站项目初期运营将主要依靠“气化舟山”、将资源通过海底管道输入浙江天然气管网、利用滚转船向周边市场分销等模式,消化已经进口的LNG资源。

“毕竟新奥拥有近120个城市燃气分销项目,它们都处在气源受制于人的艰难境况下。有了上游资源供应,新奥集团的扩张将更加有力。”他说。

新奥样本:分销商的资源梦

公开资料显示,2012年,新奥集团旗下最主要的天然气分销平台新奥能源(02688.HK)天然气销量62.3亿立方米,较2011年同比上升24.2%;2013年公司预计销量增长25%,达到78亿立方米。

“在燃气分销企业中,新奥的市场份额已经是很高的了,若无后续资源的支撑,其业绩增速将很难长期维持。”有国际投行分析师说。

随着舟山LNG项目的启动,这种顾虑随之冰释。根据规划,舟山LNG加注站项目一期工程将包括接卸266000m3LNG船舶泊位1座(远期预留同等规模码头一座)、60000m3LNG船舶装船泊位1座、槽车滚装船(兼工作船)泊位2座、16.0×104m3储罐2座,接收能力为300万吨/年,年销售额达到160亿元。

300万吨LNG,气化后约能产出42亿立方米天然气。若项目能够按时达产,新奥集团势将再上一个新的台阶。

舟山LNG项目并不是王玉锁首次谋划投资LNG进出口业务,然而,对于他一直勾画的“天然气帝国”蓝图,此前的多番努力却都是无果而终。

1989年,王玉锁即进入了民用燃气市场。当时他向中石化旗下炼油厂大量采购液化石油气(LPG),并将这些资源瓶装后销售给普通市民。通过这种采购分销模式,王玉锁获得了人生第一桶金。

随着新奥集团的发展和市场需求的高速增长,目前它已经在全国拥有了117个城市燃气项目,业务也从最初的LPG扩展至LNG、管道气等多个领域。然而如何解决上游气源供应却一直是公司发展的“瓶颈”。

“最初,新奥的气源完全来自中石化与中石油。然而随着LPG、天然气等使用的普及,处于产业链上游的央企们开始在气源、供气价格等多方面,给下游包括新奥在内的城市燃气分销商设置瓶颈,并组建自己的实体,蚕食新奥等的市场份额。”那位知情者说。

无奈之下,新奥集团一方面加强与石油央企等资源供应方的合作,尽可能多的巩固、开辟资源采购渠道;另一方面开始谋划如何实现资源瓶颈的突围。

“2004年前后,公司先后在内蒙古等地投资煤矿,并不是煤炭业务能如何赚钱,而是希望能通过煤气化、煤制气等突破气源瓶颈。”新奥集团分公司某负责人告诉记者。

然而由于种种原因,新奥集团的这种企图并未明显奏效。“为了弥补气源不足,我们甚至远赴新疆,与广汇能源(600256.SH)合作,通过汽车等方式长途运输当地的LNG,结果却发现这种模式让我们赔惨了。”他感叹道。

2008年后,新奥集团决策层开始谋划如何在沿海建立LNG接收站,以便运用国际市场,化解制约公司长远发展的瓶颈。

2010年前后,经过长期考察,新奥将目光锁定在浙江温州,并斥资数百万元完成了包括海底航道勘测等在内的前期工作;与此同时,新奥还与美国Cheniere能源公司签署了年供应150万吨LNG的框架协议。

然而,新奥集团在温州的努力最终却宣告失败——而对于此次失败的原因,接受采访的所有新奥集团人士均避而不谈。

外界公开所知的一则消息是,2011年12月26日,中石化对外宣布,与浙江能源集团、温州市政府签署框架协议,计划投资88.3亿元在温州兴建接收能力达300万吨/年的LNG接收站。

民企突围:寻求三桶油外渠道

急于突破资源瓶颈束缚的并不只有新奥集团,广汇能源、深圳能源(601139.sh)、中国燃气(00384.HK)等非石油系统的燃气分销企业,都在想方设法谋划扩大资源采购渠道。

5月31日,广汇能源发布公告,公司已与壳牌(中国)有限公司签署合作意向书,壳牌有意在公司“南通港吕四港区广汇能源液化天然气分销转运站”工程项目(简称启东LNG项目)二期已具备LNG进口条件后参与项目运营的合作。

“我们与壳牌签有保密协议,因此目前不能接受采访。但启东LNG项目一期已取得国家发改委的支持和江苏省能源局的原则性同意,并将在年内开始建设。”公司董秘倪娟说。

据了解,启东LNG项目将分三期建设,一期的设计能力为每年60万吨,主要为LNG存储与转运;二期的设计能力为每年150万吨,具备LNG进口接卸能力;三期的设计能力为每年350万吨,具备气化管输系统设施与管道外输能力。

早在2003年前后,广汇能源就开始涉足LNG的生产与分销。最初,它依托中石油旗下吐哈油田提供天然气气源。然而随着市场蛋糕的不断扩大,从前密切合作的吐哈油田开始收紧资源供应量。

无奈之下,广汇能源只能将目光瞄准天然气资源丰富的中亚,以收购哈萨克斯坦油田、修筑跨境天然气管道、在中哈边境的新疆吉木乃建设LNG工厂的模式,打破中石油对自己的资源束缚。

2013年8月5日,广汇能源发布公告称,公司旗下位于吉木乃、具备150万立方米/年LNG产能的新疆吉木乃广汇液化天然气发展有限责任公司已全面投产。

然而新疆远在西北边陲,与天然气消费旺盛的华东、华南市场相隔千里,因此广汇能源必须在沿海获得另一处供应基地。毗邻上海的江苏启东迅速成为其新的选择。

这点,恰与壳牌不谋而合——这家老牌跨国油企急欲在中国天然气市场获得更大份额,有更多中国合作对象当然求之不得。

据了解,壳牌不但在东非、卡塔尔等天然气富集区拥有2200万吨LNG供应权益,而且还拥有全球数量最多的 LNG 运输船队和庞大的营销网络。与壳牌结盟,广汇能源的天然气版图扩张无疑会大大加速。根据公告,双方将在今年年内签署具有约束力的合约。

“壳牌不但将入股二期工程,并愿意在这个项目的一期工程中提供初步的、必要的技术及商务支持。”了解双方合作内情的人士告诉记者。

而深圳能源界人士也表示,包括深圳燃气在内的多家深圳能源企业在地方政府的鼎力支持下,正在谋划如何能够拥有由当地企业控股的LNG接收站,“市政府已经不能接受地方天然气供应受制于人的尴尬局面了”。

2008年,负责广东全省天然气供应的中海油与卡塔尔签署了LNG长期采购协议。当时国际气价飙升,这些资源都是以17美元/百万英热单位以上的价格采购的。由于采购成本高,2009年和2010年,中海油向深圳很多燃气电厂的供气价格自然也高,最终导致包括深南电(000037.SZ)在内的燃气电厂大幅亏损,企业甚至不愿再发电。

据上述人士透露,目前国家能源局正在起草有关LNG接收站项目审批权下放地方政府的文件。“一旦审批权下放,深圳燃气、深能源(000027.sz)等将联合投资,共同启动建设包括LNG国际采购、LNG接收站建设等在内的地方LNG产业链”。

北美气源:打破价格垄断困局

“新奥舟山LNG项目最重要的意义,在于它是启动了中国引入北美气源的钥匙,从而打破中国天然气发展困局,”有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专家认为,“这种困局不但在于进口资源量,更在于长期被国际巨头垄断的天然气高价。”

据了解,自1970年代日本开始进口LNG以来,其LNG进口价格就与“日本清关原油价格”(JCC)挂钩,而JCC又与NYMEX等国际原油期货市场价格联动,于是当时日本LNG价格就开始与国际油价产生了紧密的联系。之后韩国、中国等远东国家在进口LNG时,也就自然的套用了这种模式,只是价格波动的区间、斜率范围等略有不同。

但它并未如实反映中国天然气市场的供需状况,更与欧洲、北美等天然气成熟市场的定价模式不同。

据彭博行业研究高级分析师萨默尔·博罗思维尔介绍,目前美国唯一的天然气出口基站,是位于路易斯安那州的Sabine Pass液化天然气终端(由前文所述美国Cheniere能源公司负责运营),其出口价格与纽约商品交易所天然气期货价格henry hub密切相关。而henry hub是根据美国天然气市场供求状况及期货市场资本博弈形成的,与油价波动关系并不紧密。

2009年页岩气革命后,美国天然气市场严重供大于求,价格出现暴跌,最低竟至2美元/百万英热单位。即使目前出现回升,henry hub也仅维持在4-5美元/百万英热单位,远低于2008年以来中海油等石油央企的LNG进口价格。

“目前天然气出口订单是由美国能源部逐单审批,没听说有中国企业参与其中。”萨默尔说。

中国企业没有参与美国资源的出口,国内消费者自然也就难以享受低廉的美国气价。但赵义峰向记者坦言,公司的加拿大进口LNG进口价格正是与henry hub挂钩,而非与JCC挂钩。出于商业机密原因,他具并未透露具体的价格公式。

记者截稿前,外电报道称,中国已经向美国探寻进口页岩气的可能性。“中美外交相关人士表示,中国已于7月上旬就进口申请等具体手续希望美国提供相关信息。而美国方面也回应了中国方面的请求。年内中美将在北京举行部长级能源对话,届时将再次展开磋商。不过,美国原则上禁止向自由贸易协定(FTA)缔约国以外的国家出口天然气”。

美国能源行业的一部分企业也认为应积极商讨对华出口,因为有望获得更高利润,中国国内的液化天然气价格甚至比国际市场高3倍。

然而,当记者就此向相关中国政府部门及企业求证时,并未得到明确的回应。

责编:王亭亭

江苏家用电饼铛价格

郑州真空旋盖机

北京光饰机